摩羯體育官網樂中樂國際娛樂在線

每年10月底,無論我在那里,都有一件事情會像鬧鈴一樣準時響起:啊,又是一年中華小姐即將落幕。

明年是我們那屆參賽10年紀念,當年一起參加比賽的女孩們早早就拉了一個群,隔三差五熱熱鬧鬧商量一頓明年的10年聚會。

費勁翻出一張古早照片,猜猜哪個是我

我始終覺得人生中每一次大型相遇都不可思議,回憶也會因為你逐漸意識到這場經歷的不可復制而一年比一年拋光發亮。大家手握各種人生劇本,但是在某一年的夏天,我們做了同樣的一個選擇,于是大家從四面八方趕到同一個地點,共同完成這個任務,這樣想想是不是覺得尤其可愛?我一直很想寫寫這段經歷,但一直不知道應該以什么樣的方式來寫。這篇文章開了個頭,然后就在草稿箱里待了快四個月,我找了往年一些參賽選手做采訪,也沒有理出一個讓自己非常滿意的方式。直到兩天前我在采訪里問出了一個一直以來讓我很好奇的問題,緊接著一切都如流水般順理成章了

“后冠去哪了?

作為三甲不入的落選佳麗,我一直很好奇,三甲的后冠帶回家之后都會放在哪里。如果是我的話,一定會擺在我們家客廳最顯眼的地方,定期撫摸,并在家里踱步揮手,通過原景重現一次又一次顱內高潮。

中華小姐的后冠價值會根據每年贊助商的闊綽程度有所不同,雖然近幾年經濟不景氣,但該有的金啊,鉆的含量,也會有個最低標準,也就是說,還是值點錢的。后冠材質價值年年不同,可是關于后冠的迷之魔咒——試戴后冠的人得不了冠軍——卻從未被打破。

我個人最覬覦的是2005年冠軍的行頭,翡翠+鉆石后冠,還有一根同樣鑲嵌著翡翠和鉆石的權杖,從細節處也能映射出當年時代經濟一片繁榮的景象。

05年冠軍出來炫富

我:所以你們冠軍之間,皇冠差價會有鄙視鏈嗎?眾冠軍:“不會。”我:“為什么”眾冠軍:“皇冠值多少錢最后這不都砸自己手里了嗎?”

 “后冠值多少錢,放在那里了,撫摸頻率是?

我這個問題話音剛落,冠軍H秒回:“怎么,你要買嗎?”隔著屏幕能感覺到對方從沙發上彈起,目光炯炯,話音里帶著一些死灰復燃的期待。我趕緊說,沒有沒有,只是隨便問問。明顯感覺對方又癱了回去:我們那一屆贊助商比較豪放,我的那個150w吧,材質是玫瑰金+鉆石+紅寶石+大大小小的珍珠。

“當年比完賽坐飛機回家,當時年紀太小也沒多想就把頭冠放在鞋盒里,過安檢的時候工作人員問這是什么?我說是我的皇冠,對方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我。”

冠軍L:我那屆的后冠是大溪地黑珍珠+貝母材質,三個后冠加一起大概200多萬。后冠現在在家里放著呢。比賽之后跟家里人拍照的時候戴過,親戚朋友來我家玩都會輪著戴來拍照,但并沒有人肯出價買,而且我都打聽過了,這選美后冠要仨湊一起典當行才收。

“我好想給你拍一下我放后冠的盒子哦,是一個黑色的立方體,行李箱塞不下,我得完冠軍是抱著上飛機的,周圍的人看我的眼神,怎么說呢,都很.....肅穆.....”

冠軍G:后冠在老家書房第二層的架子上,我媽偶爾會幫我摸一把。你知道嗎,比賽當晚我的皇冠被帶歪了,當時我也不敢說,我也不敢問,只能抻著脖子保持角度,心中默念:不能低頭,皇冠會掉。

另一金牛座冠軍C說:拿出來過幾次吧。我問:是工作場合需要?冠軍C:不是,只是確認一下里面不是空盒子

 會不會在家里原景重現獲獎瞬間?

大家的反應集體都是:”hello?你有事嗎?”看來真是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得到了也就騷不動了。

更傷人的是,季軍W說:”我剛想問你的后冠放哪了,突然想起你沒進前三,哈哈哈哈哈哈“

我:10年過去,我以為我的心口不會再痛!(捂住)

冠軍憑什么是你?

冠軍L脫口而出:“太!優!秀!” 我:正經點。冠軍L:“我上場前申請喝了一杯酒,結果打開了顱內迪廳,帶著老娘怕誰的架勢high著上臺,一個不小心slay了全場,O-P-P-S”

冠軍A:比賽時候年紀很小,也根本體會不到比賽的重量。只是憑著初心,認真對待每一個環節。我想真誠應該比外在更能打動人吧。我:我幫你改成這樣你看行嗎 ——長得太好看,美過標準線太多,對評委來說也很容易吧。冠軍A:也行。

冠軍Y深吸一口氣:我一個易胖體質在比賽期間戒糖戒油,青菜都要涮了水吃......(此處掐掉60秒語音直接跳到結論)......我一個月減了15斤肉,冠軍還不是我的?好啦,說正經的,當時我在彩排的時候表現很不錯,就覺得自己有戲,沒想到正式比賽那條表現更不錯。嘻嘻我也深吸一口氣:怎么聽都很欠打呢。

值得一提的是冠軍Y在當年比賽后期,被一個其中選手的家屬在網上發帖一頓亂黑,心情非常糟糕,一度崩潰大哭。我問:所以拿到冠軍之后的真實反應是?她:當然是發出反派的笑聲啊!!!

就連一向溫柔恬靜冠軍H認真思考片刻回復我:大概那天晚上妝化得比較好,人又不討厭,又沒爭沒搶的吧。

也不知道這些過氣華姐這些年都經歷了什么,聽說是匿名,立馬每個人都像喝了三大杯酒一樣。我順勢問了另一個我好奇的問題:

“得獎之后,你們最討厭被問到的問題是”

“向今年的選手說說比賽心得/獲獎經驗” 高票當選為歷屆冠軍們最討厭的問題,但即便如此,每年還是要笑著回答。小S冷漠.gif

其他問題還有:“得了冠軍怎么沒去當主持人啊?

“有沒有潛規則?” 感覺身上莫名多了很多猜測。再說我都拿了獎你問我有沒有潛規則?趁我情緒穩定你趕緊逃命去吧!

“你覺得12位女生里誰最美?” 你都問我了,我說誰都不合適啊,當然只能說自己最美咯。

采訪過程中,有一位很直接,她說:你今天問的所有問題都很討厭啊!這個問題尤其討厭!

我參加的...是選美?

我在采訪中問了所有人這樣兩個問題:

1.如果比賽沒有年齡限制,現在的你還會參加嗎?

所有人都說不會了。因為很多經歷都必須在特定的年齡段里發生。

2.如果時間倒流,你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來參加比賽嗎?

當然。基本所有人都提到的兩點,一是開闊視野,收獲到了一段普通大學生活里完全體驗不到的豐富經歷,二是交到了很好的朋友。

在參賽過程中,無數人心里都應該有過這樣的質疑:我是來選美的還是來當兵的?

記得有一年的公益之旅是環塔拉力賽當志愿者,親歷過的選手在多年后回憶起來都瑟瑟發抖,哪里是選美,分明是跑錯劇組去了《變形記》。“沙漠里沒有條件每天洗澡,每晚回到帳篷里,只能用濕紙巾擦臉,絕對不夸張,紙巾都是烏黑烏黑的,感覺自己是礦工下班。連上廁所都是挑戰,你上過萬人屎坑嗎?我們幾個女生堅持不上,實在憋不住了在沙漠里找了個草叢,結果剛脫褲子,一陣大風.吹來....能怎么辦?兜了一褲子沙繼續跑行程。”

”但也有甜蜜時光啦,就是早上起來從帳篷里出來,看到幾個賽車明星,任賢齊啊這些人,逆著朝陽給我們做早餐!明星給我們做早餐誒!“

女孩們的照片我就不放了,找了一張工作人員的照片,大家感受一下

比賽辦了17年,參賽女孩年紀都在20出頭,但每一代的20歲,接觸信息的深度和廣度還是有些不同,表達方式也很不一樣。

比如10年前大家站在臺上回答主持人的刁鉆問題,都在努力往一個聽上去漂亮得體的“標準答案”上去靠。問:想不想得獎?答:我覺得過程最重要。問:你覺得選手中誰最好看?答: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美麗。挑不出毛病但也讓人過目便忘。但最近幾年明顯發現選手的個性也越來越鮮明,應對刁鉆的方式也是見招拆招。

我印象深刻的是前幾年有一場,主持人竇文濤得知一位選手在法國留學,在臺上提起當年法國總統奧朗德戴頭盔夜會情人的緋聞,讓該女生為總統做危機公關。一來一回話趕話,最后這位女生是這樣結束這個話題的 :如果按我平時火爆的性格會回您四個字,但我今天穿得這么優雅,就受累一些,多說一個字兒:關您什么事?讓逐漸陷入尷尬的問答環節被漂亮地撈了回來。

這兩年觀賽,我的感受是現在的姑娘更加灑脫,更明確自己想要什么,呈現出來的狀態也更真誠動人,渾身帶著一股“別拿標準來框我,讓我來告訴你我是誰”的勇氣。

那些參加選美的女孩,現在都怎么樣了

結束與開始

比賽結束,也是新的開始。大多數人都會經歷一個從集體生活中猛然抽離的失重感,3個月里建立起來的緊湊的秩序感突然蕩然無存,心情也處在煙花過后的一片混沌之中,抱著“人生會不會因此而不一樣”的期待,但煙霧散去之后,生活是最有效的醒酒茶,接踵而至的學習和工作會把大家一個從空中拽回到地面。

這場比賽或多或少都對每一個人產生了一些影響,而改變不都是一蹴而就,可能需要很多年后回頭看,才會意識到,哦,原來是在那個十字路口拐的彎兒啊。

小部分人包括我在內的選手,的確人生出現了一些轉折:進入鳳凰實習,留下來獲得一份出鏡的工作,應該算是為這個比賽畫上最完滿的一個句號了。可是就像童話的結局總是停留在王子和公主過上幸福生活,之后無人談起的生活,才是漫長的考驗。

從天而降的機會不是沒有,更多時候是你能不能接得住。我的好朋友當時剛剛比完賽,就立刻收到了鳳凰一檔新節目的工作邀約,然而喜悅沒持續多久,就被接連的考驗打壓得根本笑不出來。不是科班出身,連自己哪個角度面對鏡頭好看都不知道,還要承擔來公司其他人的質疑:為什么是你?是不是有后臺?諸如此類這種無端的揣測和質疑。更別提外景節目幾乎每周都要出差,上山下鄉,日夜顛倒,本來身體健康就不好,腸胃炎心肌炎交替到來。

當年我在公司實習,做娛樂記者,突然有一天被告知要頂替另一個女生去做節目。同樣是毫無經驗驚慌失措的自己,第一次錄影連提詞器都會看串行,失敗4-5遍之后,耳麥里傳來導演不耐煩的詢問:你到底還要錄多少次?也曾在化妝間換衣服聽到別人議論到自己的名字,只能屏住呼吸躲在試衣間,等大家走掉再假裝自己剛剛才進來。

那么科班出身就會輕松很多嗎?

冠軍G在比賽之后,從傳媒大學播音系畢業進入鳳凰工作,如愿以償來來到香港總部做新聞主播。原本懷抱著開啟美好人生新篇章的心情,結果剛到第一周之后,就不這么想了。

那時候剛到香港,她的粵語僅停留在“雷猴”“麻麻地”“做人至緊要是開心”這種程度,就要立刻開始跟著別的記者一起出去跑新聞。“你知道新聞是即時性的,就是做采訪的時候對方說什么你根本聽不懂,一個小時之后要交稿,是怎樣一種焦慮嗎?我怎么辦呢,只能拉著攝像大哥一字一句幫忙翻譯,到后來所有的攝像大哥都怕我了,一看是跟我出外景就頭疼。”

以為熬過了記者歷練,坐上主播臺一切都會好起來?太天真。新人做節目,是從夜班開始。夜班作息時間是每天晚上10點半開播,一小時一節新聞,一直到早上5點半下班。連著上了半個月夜班,內分泌失調,爆痘,乳腺增生,急性腸胃炎進醫院。“想抱怨一下?還是算了吧。每個前輩都是這樣熬過來的,誰的生活又不是這樣吶?至少這份工作還是擁有很多讓我覺得“累也值了”的瞬間,就已經足夠。”

我把采訪問題發給冠軍G,說為了方便語音回復就好!冠軍G主動提出:“要不我給你整理好文字內容吧,你只需要復制粘貼就行。” 我趕緊解釋我有自己的整理方法。過了10分鐘,我收到了一整段音頻,所有問題一氣呵成,語速連貫,邏輯清晰,風趣幽默,每個問題之間都留出了足夠長時間的剪輯停頓時間。

音頻扔給我之后,她就消失去準別晚上的節目稿子了。“有事兒留言!” 媒體人的效率以及工作方式,已經像呼吸那樣自然。

沒有人,能夠毫不費力

和很多其他參加過這個比賽的女孩,我們之間大多都保持著隔岸相看的關系。我想如果不是因為那次比賽,我們也沒有機會認識對方,盡管現在見面機會并不多,但始終有同一件事作為共同的情感紐帶,讓你會掛念著另一個世界的她的成長和變化。

我那一屆有一位風風火火女俠屬性的姑娘,人靚條順,家庭條件優越,行蹤飄忽不定,總是奔走在世界各個角落。十個人提起她,八個人都會說:有錢,滿世界旅游,不用工作,羨慕!

而我見過她整夜整夜的失眠,因飲食失調暴瘦,喪到失魂的樣子。“每個人的要求標準不一樣,你覺得我好?我覺得自己離心中想要成為的那個人,還差十萬八千里。我希望每時每刻停下來審視自己的時候,都能清楚知道自己在干嘛。“

“目前在自己參與投資的廣告公司做業務,今年在瘋狂虧損。很多想法規劃執行起來寸步難行。只要有空還是會出去旅行。”

我:“旅行是治愈嗎,還是逃避?

“是習慣,治愈談不上,真正需要治愈的事,是無法靠旅行解決,但旅行至少能幫我保持住對生活的好奇心。

回想當年的比賽,她說對于20出頭的自己,眼界更加開闊是肯定的,而且對于性格棱角比較鋒利的自己來說,為人處世是個成長,也因為這次經歷看到更多優秀的人,所以大學畢業之后也選擇出國讀研。

我跟她的關系始終像是跟外太空調頻,偶爾電波搭上了就說幾句。我問她現在在哪,她說在韓國一個很偏的地方,明天要去一個小島。說完之后,我們又失聯了。

同一屆比賽還有一位在國外長大女生,以分賽區冠軍身份進入夏令營集訓,身上帶著If I can make it here,I can make it anywhere的自信和決心。無論是采訪,還是發言,在大家一片沉默的時候她會云淡風輕地說“那我來好了”,也可以毫不避諱大方承認:“我覺得自己就是有拿冠軍的實力。”

結果當晚比賽結果讓我們大家都很驚訝,她在賽程過半時被淘汰,聽說在后臺一度情緒崩潰大哭。

當我們再見面的時候,她已經是2個小孩的媽媽,今年又生了第3個,從事金融投資工作,對自己的人生依舊保持清楚的規劃和高效的執行能力,但言談之間,明顯覺得她變得更韌更柔。

“現在回想起來,整個過程下來,的確讓自己變得更有力量。年輕的時候爭強好勝,想要拔尖,輸贏寫在臉上,但現在回頭看,更能發現這個比賽確實讓人更有韌性,面對壓力,接受評判,承擔結果,各方面都是一次提升吧。”

她:“可能很多人會認為這是取悅別人的事情,讓別人來選我,但其實是一件賦予你能量的事情,是empowerment,鼓勵女生更有勇氣,去選擇自己喜歡的事情。”

“我現在的問就是應對每一天都存在的焦慮和瑣碎吧。做媽媽的焦慮,工作的焦慮,每一天都在打仗。我并不認為有真正的平衡,生活不可能這樣按比例劃分的,一定是狠狠地揉在一起,雞飛狗跳。“

有一位女生我一直很關注,她在互聯網公司上班,工作之余抽空寫小說, 滿足對自己小時候對科幻,推理故事興趣。她的第一本科幻小說就拿到了中國科幻銀河獎最佳新人獎(書名叫《地球無應答》,大家可以搜來看),別人為她的才華傾倒,她自己笑稱這是苦逼互聯網從業者和黑眼圈相互搏斗的產物。

我采訪她的時候,她剛剛離職,目前正在休假,她是這樣總結過去三年的工作經驗:”無論從事什么職業,都沒有輕松的事情。我現在的心態是:認清生活痛苦并依然決定熱愛它。“

說起未來打算,她表示未來還是會寫科幻小說,目前在攢一個長篇。但并不打算把寫作當做主業。接下來也會開始做自己的項目,有點期待,有點慌張,但這些都是需要慢慢去克服去經歷。

聽工作人員說起過一個我只有一面之緣的女生,她是理科高材生,當年來參加比賽,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學霸,還是古早時期的那種:戴眼鏡,穿著保守,呆呆的。沒想到在比賽中后期她完全放飛自我,換上隱形眼鏡,學著化妝,站在臺上自信又性感,眼神顧盼飛揚,讓所有人傻眼,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而比賽之后她又立刻回歸原樣繼續搞學術去了,她身邊甚至沒有幾個人知道她來參賽的事情。對于她來說,或許這次經歷更像是本著科研的態度來挖掘自己的另一面,不需要聲張,不需要寫進履歷,求證過后,便心滿意足。

當然還有幾位完全可以滿足大眾對選美stereotype的猜想的人,比如嫁入豪門,而且真實的人生永遠要比電視劇精彩得多。

聽人議論過這樣一段經歷:女生依靠比賽為跳板嫁入豪門,為家里還債,離婚,分財產,再婚,被婆家小看,以為女方是高攀,結果婚后發現女方才是隱形富豪,啪啪打臉。現在一個人帶小孩,過著極簡生活。

當然,這段敘述里我相信一定添加了各種劈啪作響的佐料,但先收起你的猜測和評判,客觀的看待這個問題,你真的以為這樣的人生就更容易嗎?我反而覺得更像一場徒手攀巖,冒著粉身碎骨的風險探囊取物,最后能夠全身而退的,是怎樣的高手?!

反正我是不相信有毫不費力的人生,9012年了,后冠能帶來榮華富貴過上躺贏的生活幾率大概只有0.1%,事實上又哪有躺贏一說?生活隨時都在洗牌,資源和機會每隔幾年就會洗牌重新分配。長遠來說,不還是一條需要靠自己面對一切的慢慢長路?像歌里唱的:越過高峰另一峰卻又見。“人生的主題面對就是一個一個的困難,在這樣的基礎上,任何的抵抗都是希望,都是存在的意義。” 

一些來自幕后的心酸

作為鳳凰衛視最重要的晚會之一,中華小姐的幕后核心團隊不到10個人,每年為時3個月的拉力賽,加上前期準備,一共將近5個月,是工作人員們一年一次的集中脫發+失戀時期。在這種高強度的工作下,還能守住自己的發型,看來人的承受能力真的不可小覷。

每年三甲出爐,宣告著他們這一年的結束。慶功宴上,選手為離別哭泣,工作人員滿面通紅,互相拍著肩膀,干掉一杯一杯的紅酒。核心工作人員在喝多之前還要上好鬧鐘,第二天一早繼續陪三甲接受各種采訪和拍攝。

今年趁著他們集體喝醉之前,我拋出了以下幾個快問快答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tqxsi.icu/image99_image99/thumb/img_jpg/lPcWpgW1lBlMCdB8icqRSc1nxIJvcl6HtkabYKqQWiaYWvJp5eicb9ZNcEXZwJGPTI5H9xNSwpnXTojMOWdib3taG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捕鱼欢乐颂的腾讯专区app